搜文章
推荐 原创 视频 Java开发 iOS开发 前端开发 JavaScript开发 Android开发 PHP开发 数据库 开发工具 Python开发 Kotlin开发 Ruby开发 .NET开发 服务器运维 开放平台 架构师 大数据 云计算 人工智能 开发语言 其它开发
Lambda在线 > 脑极体 > 人工智能一词,正在被“夸克们”玩坏

人工智能一词,正在被“夸克们”玩坏

脑极体 2020-06-29
人工智能一词,正在被“夸克们”玩坏

我的直男同事小豪最近很受伤地告诉大家,你们不要用夸克了,感觉不会再爱了。这个样子,和他去年强势安利让我们体验夸克浏览器上线的AI引擎时的兴奋,形成了鲜明对比。


怎么短短一年时间,夸克在直男眼里就不香了?原来是最近他点开一个海外知名的“学习网站”,发现“因当地法规无法显示”,夸克在他心中如同快播一样神圣不可动摇的地位就此崩塌了。

人工智能一词,正在被“夸克们”玩坏

“那就当普通浏览器用着呗”,我劝解道。


“那我何必用夸克呢,是bing搜国际新闻不香,是百度的人工智能不强,还是QQ的交互不顺滑?”公司群一时间变成了夸克专场的“吐槽大会”。


作为吃瓜路人,2016年夸克出现后一水的“简约”“良心”“无广告”的印象还停留在我的脑海里,是如何用几年功夫将自己的粉丝群折腾到“粉转黑”的,这场翻车事故也引发了我深入了解的好奇。


仔细观察过后我发现,夸克注定要在小众粉丝和大众路人缘之间艰难横跳。


从传播学上来讲,公共产品往往只表露出最具有竞争力的、吸引公众的那部分,而隐藏了自身的复杂性与矛盾性。一旦大众眼中纯粹的形象被破坏、矛盾被坦露,马上就会跌下神坛。


那么,曾被粉丝们奉为“赤子之心”“清纯无广告”的夸克,又是如何暴露的呢?主要源自其身上的三重矛盾:


1.简洁卖点与商业逻辑的矛盾


“画面干净地令人难以置信”,只有一个搜索框的夸克,曾经是手机浏览器用户心中的白月光。


没有天气挂件、没有新闻推送、没有购物频道、没有游戏插件、没有精准广告,纯净的仿佛中学操场上穿着白裙的邻家女孩。


可惜的是,当用户的心被俘获,却发现“小白花”的夸克开始增加了兴趣推荐和内容模块,你会不会感觉到感情被欺骗了?


人工智能一词,正在被“夸克们”玩坏


对于夸克增加内容模块的动作,我们和用户一样,认为这是必然。


搜索引擎自诞生以来,就给整个互联网行业带来了巨大的商业价值与市场空间。而所谓技术提供商的搜索引擎企业来说,自然需要合理的商业模式与盈利手段才能保持长期的良性发展。


互联网的盈利方式要么是前向,为用户提供服务来收费;要么是后向,通过广告、电商等模式从商家那里流量变现。


作为网络基础工具的搜索引擎,向用户收费要突破心理门槛,难度显然不小,换做你愿意花15元包月免费搜吗?所以现阶段几乎所有商业搜索引擎都是通过广告来支撑运营的。主流搜索引擎如Google、百度两家公司90%以上的收入来自搜索广告。


那么夸克想要长期经营,不进行商业化是不可能的。向用户收费不可行,固守立场又会始终在小众群体中生存,无法走入主流视野。所以,夸克开始引入内容推荐等模块,在广告商业化的道路上逐步试探用户的包容底线,争取更大的市场盘。


从商业视角来说无可厚非,只是早期极客用户们的“初心”,只能说终究是错付了。


人工智能一词,正在被“夸克们”玩坏


2.亚文化与主流文化的鸿沟


我的同事小豪“入股”夸克的首要原因,就是不需要借助梯子等手段,就能轻松上谷歌等外国网站。这种“灰色”诉求一度让夸克成为小众圈子的神器,但也由此导致了一些意料之外的应用。


和使用谷歌搜索、看新闻、上学术论坛等应用相比,在外网搜索一些不可描述的东西才是许多用户真正的出发点。这也是为什么搜索“夸克浏览器”,总会弹出一些奇奇怪怪的相关关键词,带着“开车”“你懂得”等引人遐想。


一些用户甚至公开表示,夸克身上有“快播”的影子。


人工智能一词,正在被“夸克们”玩坏


尽管单纯的工具是无罪的,但面临着“快播化”风险的夸克,必然要做出艰难的选择:


要么,保持以前小众亚文化的技术应用场景,来争取用户口碑;


要么,主动引入内容监管,维护网络健康环境,来提升进入主流文化的潜力。


从同事小豪的痛心疾首中可以看到,夸克选择了后者,开始对部分网站限制访问。这也使其面临一定比例的用户流失风险。另一层隐忧在于,届时“泯然众人”,无法凭借小众功能抢夺潜在用户的夸克,如何与其他国内主流搜索引擎竞争?


转型必然会带来痛苦,但长痛不如短痛。


人工智能一词,正在被“夸克们”玩坏


3.功能创新与智能技术的错位


针对前面的疑虑,夸克在去年1月份的时候,用引入令控制、搜索直达、AI引擎等多个应用AI技术创新的3.0版本,来试图破圈再出发。用夸克浏览器负责人的话来说,夸克未来要做人机交互、智能对话、语音指令等AI技术的创新应用。


发力智能化信息服务,本无不妥。业界无论是谷歌、百度、必应等,都在大力加码智能技术。不过,要从客户端将AI释放给用户,有几个基本条件:


一是数据。我们知道,搜索引擎的核心任务,是让机器精准理解人类的需求,并且找到满足需求的相关信息。这就要求搜索引擎既需要理解内容,也需要理解用户行为。理解的发生,则依赖于庞大规模的数据量。只有用户使用频率越高、交互的越频繁,训练出的算法才能更加精准。


比如夸克智能对话时,就被爆出有歧视、偏见等问题,直接反映出训练数据规模不充足、质量有待检验的问题。


所以,夸克想要超越谷歌、百度这些科技企业多年积累的护城河,并不只是写下“AI”两个字母那么简单。


人工智能一词,正在被“夸克们”玩坏


二是知识。理解用户需要时间的积累,而理解内容同样也需要十分复杂的知识图谱搭建。因为只有对海量知识之间关系的梳理、挖掘、融合,才能将杂乱的信息整理成具有关联性的系统性内容,进而以更高匹配度呈现给用户。


比如在某乎上,就有用户表示“我需要的是资料,而夸克推荐给我的都是资讯”。这就是知识图谱没能成功探知用户意图,并且没能对海量网络信息达成价值释放的结果。


人工智能一词,正在被“夸克们”玩坏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就是智能技术。无论是夸克强调的AI引擎打造的沉浸式搜索服务,还是语音指令控制按钮等,都离不开在图像识别、自然语言处理、智能语音、多模态交互等技术领域上的重装布局。


举个例子,谷歌的语音搜索,可以让用户对谷歌助手说“给我找个人身伤害律师”,弹出一串本地的号码和一张地图,背后就依赖于谷歌一直尝试将人工智能、机器学习应用在多个业务场景中的融合与探索。


与这些业内前辈相比,夸克最具技术含量的AI引擎,则来自于阿里与UC联合推出的神马搜索。这种技术拿来主义,能释放多大的能量在终端交互体验上,至少目前,夸克还没有给出令人信服的佐证。


在过去的数年间,我们看到了不少主打简约的“新兴浏览器”们要么被“同质化”,要么寂寂无声,最根本的原因在于,过了“新鲜期”的新玩家一旦尝试进入主流,就必然面对搜索引擎的核心使命——既要为一般用户提供高质量的搜索结果,也要为企业用户提供有价值的商业服务。


而这一切都依赖于对技术规律和商业规律的尊重与平衡。从这个角度看,夸克浏览器的人设再造,只是时间早晚。

人工智能一词,正在被“夸克们”玩坏

人工智能一词,正在被“夸克们”玩坏

版权声明:本站内容全部来自于腾讯微信公众号,属第三方自助推荐收录。《人工智能一词,正在被“夸克们”玩坏》的版权归原作者「脑极体」所有,文章言论观点不代表Lambda在线的观点, Lambda在线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需删除可联系QQ:516101458

文章来源: 阅读原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