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文章
推荐 原创 视频 Java开发 iOS开发 前端开发 JavaScript开发 Android开发 PHP开发 数据库 开发工具 Python开发 Kotlin开发 Ruby开发 .NET开发 服务器运维 开放平台 架构师 大数据 云计算 人工智能 开发语言 其它开发

缓存

温盐独行记 2017-11-28

当前浏览器不支持播放音乐或语音,请在微信或其他浏览器中播放


我也喜欢奇特的、怪异的、不符合常理的东西。不管是形式上或是本质上。像我自己,我就觉得自己是奇怪的。特别是当我非常确定自己是怪异的那一天起,我看身边的人,就没一个是正常的。当有人说自己平凡无奇的时候,我大概都可以说出五到十个我觉得他异于常人的地方……至于那些“勇于”让自己怪异的人,我也不觉得他们真的那么费劲地去“勇敢”,总有人受不了这种压力过大的处境,另辟自己的生态环境。


——陈绮贞《不在他方》


生活中,我们难免会碰上困扰着自己的问题。有时候反反复复地思考,也得不出答案,于是暂且把它搁置,忽然,之后的某一天,会因为某句话就茅塞顿开。当然,绝不是因为那句话就把一切问题都解决了,而是我们曾携带着这些问题,去经历,去感受,才最终取得了和解。

 

我脑海中常常会浮现高中刚分到文科班的一个画面,那时我一个人坐在第三排靠窗的位置,拿到政治课代表分发下来的默写作业。我盯着老师用红笔划掉的所有“召开”以及在每句话后面加上的“制度”两个字。

 

事情是这样的:默写作业题目是xxx的解决办法,这是“怎么办”类型的题目,所以我答上了“召开人民代表大会”、“召开政治协商会议”等等,但是老师说这不对,应该答“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政治协商会议制度”,这样才规范。

 

当时的我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问“怎么办”要答制度呢,也不是“完善”也不是“建立”,而是硬生生地把这个“制度”放在答题纸上。虽然不明就里,但仍然屈服于应试教育,按照答题规范来背诵。

 

就在今天晚上的比较法课上,老师讲制度的比较。他说到,制度的比较,不应该只比较规定,还应该注意制度所作用的人,以及现实中人们是如何操作的,因为制度是一种运动着的东西,它不像法条,并不是实体。

 

听到这段话,我豁然开朗。“制度”是运动的,因此它本就是一种解决办法,所以高中试题中答xx制度是没有问题的。那种感觉就像是一语点醒梦中人,被搁置在心中好多年的问题终于找到了答案。一时间还为高中的自己感到羞愧,那时还义愤填膺地骂过这样的答题模式就是“八股文”。

 

这样的经历还有很多,我总是会在事后发现自己以前有那么多误解和偏见。所以,对于许多问题,我不敢轻易得出结论,每当什么想法产生,心里就会有一个声音说,别太偏颇了,还有很多你没考虑到的方面。

 

当然,世界上总有人能够自信并且条理清晰地表达出自己的观点,只是我做不到而已。既然人会随着阅历的增加而修正自己的想法,且从逻辑学上讲,任何一套逻辑都可以被另一套对立的逻辑所反驳,那么是否还存在“真理”呢?如果这个问题存疑的话,那么在不是必须要给出判断的情况下随意评论又有何意义呢?为什么还有人在做这样无意义的行为时一副大义凌然的模样呢?这些问题也算是暂时无法解决的问题,被搁置在心中。

 

也许是基于类似的困惑吧,王小波才不相信人脑海中琢磨出来的道理,他觉得人不应该因为以为自己想通了某件事而沾沾自喜,原因在于你根本无法去证明这是对是错。所以,他才信仰科学,能实实在在计算出来的,那才可靠。

 

王小波是我最喜欢的中国作家。逻辑的巧妙,语言的幽默以及思想的深度等等,都暂且不论。他文字中所呈现出的即使与众不同而仍然无所畏惧的心理状态,具有现实可能性,不像王朔作品中的那种“荒诞感”。看这样的文章,内心是很受鼓舞的。

 

而村上春树的小说中,则用一种无助的状态来呈现这样的“与众不同“。《挪威的森林》中出现的每一个人,都有棱有角的独特,其中直子最让人心疼。直子认识到,每个人都有独特之处,她称其为”歪斜“(赖明珠译本)。在住进疗养院之后,直子给渡边的信中写道


“只要人住在这里,我们就不会让别人痛苦,也不会因别人而受苦。因为我们都知道自己是「歪斜」的。这是和外部世界完全不同的地方。在外面的世界里许多人是并未意识到自己的歪斜而过着日子的。但在我们这个小小的世界里,歪斜正是前提条件。”

 

某种意义上来说,疗养院里的直子是幸运的,她有自己的栖身之所,与同样能看清自己“歪斜”之处的人互相搀扶。而外面呢?“世界上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叶子”这个最基本的共识,常常会在人们对待生活的细节中被遗忘。总会有人以自己为正确的标准来对别人的行为方式进行议论,所以也总会有人感到被压迫吧。

 

任航生前接受过采访,他被问到关于作品风格的问题,为什么都是些展现人裸露身体的照片。他的回答是,我也拍别的,但人们只看到这些。人们喜欢揪着那些“歪斜”不放,妄加议论,作品如此,生活中也不会例外。于是弱者不得喘息。

 

但我也不赞同以自杀作为解决问题的方式,那不是一劳永逸。可当你觉得孤立无援的时候该怎么办呢?我想,仍然把它当作一个未解决的问题,暂且搁置在心中,携带者它继续前行吧。总有一天,会因为什么而茅塞顿开,找到和解的方法。


感谢阅读


版权声明:本站内容全部来自于腾讯微信公众号,属第三方自助推荐收录。《缓存》的版权归原作者「温盐独行记」所有,文章言论观点不代表Lambda在线的观点, Lambda在线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需删除可联系QQ:516101458

文章来源: 阅读原文

相关阅读

关注温盐独行记微信公众号

温盐独行记微信公众号:gh_c62cf5fad0d3

温盐独行记

手机扫描上方二维码即可关注温盐独行记微信公众号

温盐独行记最新文章

精品公众号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