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文章
推荐 原创 视频 Java开发 iOS开发 前端开发 JavaScript开发 Android开发 PHP开发 数据库 开发工具 Python开发 Kotlin开发 Ruby开发 .NET开发 服务器运维 开放平台 架构师 大数据 云计算 人工智能 开发语言 其它开发
Lambda在线 > 机器学习算法与Python学习 > CCAI2018 | 大规模文本数据挖掘的新方向

CCAI2018 | 大规模文本数据挖掘的新方向

机器学习算法与Python学习 2018-06-28

导言:现实中的大数据常常表示为一种非结构化,交叉和动态变化的文本数据。如何从大规模文本数据中抽取结构化知识是一个非常值得研究的任务。很多研究工作依赖于劳动密集型的数据标注,用有监督的方法去抽取知识。但是,这些方法不具有普适性,难以扩展,进而难以处理具有动态性或领域限定性的文本数据。我们认为大规模的文本数据其自身蕴含着大量的模式、结构或知识。通过将无领域限制的大规模文本数据和具有领域限制的知识库结合,我们可以充分发挥大规模文本数据的优势去处理非结构化数据转换为结构化数据的难题。


韩家炜


2018中国人工智能大会(CCAI2018)将于7月28日至29日在深圳举行,韩家炜教授届时将在会上分享他关于大规模文本数据挖掘的最新研究,发表题为《基于海量文本数据的结构化知识抽取:数据挖掘、机器学习和自然语言处理的融合技术》的主题演讲,探讨如何借助大规模文本数据自身的力量去做大规模的知识提取。


适逢盛会,心向往之。会前,我们整理了韩教授以往关于大数据挖掘的相关观点,方便大家一睹为快。


韩家炜现为美国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计算机系教授,ACM会士和IEEE会士,被称为“数据挖掘第一人”。他在数据挖掘领域有重要的学术影响力,发表论文600余篇,出版多部专著。曾担任国际知名会议KDD、SDM和ICDM程序委员会主席,创办了学术期刊ACM TKDD并担任主编。曾荣获2004 ACM SIGKDD创新奖、2005 IEEE计算机分会技术成就奖、2009 IEEE计算机协会的M. Wallace McDowell奖。他的专著Data Mining: Concepts and Techniques被公认为数据挖掘领域的经典教材。


大数据挖掘,数据结构化首当其冲

大数据(Big data或Megadata),或称巨量数据、海量数据、大资料,指的是所涉及的数据量规模十分巨大,以至于无法在合理时间内通过人工截取、管理、处理、并整理成为人类所能解读的信息。在总数据量相同的情况下,与个别分析独立的小型数据集(data set)相比,将各个小型数据集合并后进行分析可得出许多额外的信息和数据关系性,可用来察觉商业趋势、判定研究质量、避免疾病扩散、打击犯罪或测定实时交通路况等;这样的用途正是大型数据集盛行的原因。


我们这个时代,由于互联网的发展,产生了大量数据。这些数据中绝大部分(超过 80%)都是以文本等无结构或半结构的方式存储。所以,挖掘大数据首先就是要系统地研究如何挖掘无结构的文本数据,也就是说,要实现从Big Data 到Actionable Knowledge的转变。


韩家炜认为,要将无结构的 Big Data 变成有用的 Knowledge,首先要做的就是将数据结构化。他提出两种结构化数据的形式,一种是异质网络(Heterogeneous Network),另一种是多维文本立方体(Multi-dimensional Text Cube)。由结构化数据生成 Knowledge 已经证明是很强大的,但是如何将原始无结构的数据变成有结构的数据(Network 或 Text Cube)则是非常困难的。


在 Network/Text Cube 到 Knowledge 的问题上,韩家炜等人已经做了很多研究工作,也已经由此获得了很多奖项;在无结构文本数据到有结构 Network/Text Cube 的路上他们也做出了许多尝试和成果,现在仍在不断求索中。


数据挖掘三部曲

韩家炜认为,数据挖掘的研究工作可以总结为三部曲:

(1)从文本数据中挖掘隐藏的结构。文本数据中隐藏着大量的结构,这步工作就是将这些数据挖掘出来

(2)将文本数据转化为有类型的 Network/Text Cube。将文本数据变成有结构、有类型的数据(Network/Text Cube)

(3)挖掘 Network/Text Cube 生成有用的知识。最后一步才是挖掘。


此外,在研究的推进过程中,他们也曾遇到了很多困难。

  • 一是领域限制。用一般语料获得的实体标注在特定领域、动态领域或者新兴的领域无法很好的工作。

  • 二是名称的歧义性。多个实体可能共享同一个表面名字(Surface Name,例如「Washington」,它可能是州、市、人名、球队名等)。

  • 三是上下文稀疏。对同一个关系可能有许多种表示方法(想想中文有多少中表示体育比赛结果的方法)。


虽然数据挖掘已经有了成型的结构,但仍有重重困难需要克服。韩教授曾说:“在这条路上,我们现在只是找到了几个口子可以往前走。现在这还不是一条大路,只是一条小路。要想变成一条康庄大道,需要大家共同努力。这条路通宽了,将来我们就可以从大量的无结构的文本,变成大量的有用的知识。”


在即将到来的盛夏,韩家炜教授作为中国人工智能大会的特邀嘉宾,将会介绍他最近的研究:如何借助大规模文本数据自身的力量去做大规模的知识抽取?主要包括关键短语抽取,基于远监督的实体识别和关系分类,基于模式的信息提取方法,多元分类的自动发现以及多维文本数据集的构建等方法。在CCAI2018的报告中,韩家炜教授将证明数据挖掘、机器学习和自然语言处理三个技术进行融合是一个“非常重要且极有前途”的方向。


在CCAI2018,跟随开路先锋韩家炜教授,一起踏上这条非常重要且极有前途的路吧!


更多大会详情请点击阅读原文(官网:http://ccai2018.caai.cn/)

版权声明:本站内容全部来自于腾讯微信公众号,属第三方自助推荐收录。《CCAI2018 | 大规模文本数据挖掘的新方向》的版权归原作者「机器学习算法与Python学习」所有,文章言论观点不代表Lambda在线的观点, Lambda在线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需删除可联系QQ:516101458

文章来源: 阅读原文

相关阅读

关注机器学习算法与Python学习微信公众号

机器学习算法与Python学习微信公众号:guodongwei1991

机器学习算法与Python学习

手机扫描上方二维码即可关注机器学习算法与Python学习微信公众号

机器学习算法与Python学习最新文章

精品公众号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