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原创 视频 Java开发 iOS开发 前端开发 JavaScript开发 Android开发 PHP开发 数据库 开发工具 Python开发 Kotlin开发 Ruby开发 .NET开发 服务器运维 开放平台 架构师 大数据 云计算 人工智能 开发语言 其它开发
Lambda在线 > 科技美学官方 > 一物降一物,Java税和Android税到底谁更合理

一物降一物,Java税和Android税到底谁更合理

科技美学官方 2019-02-14

过去的2018年,对于谷歌来说绝对是水逆之年,不提夏天被欧盟以垄断为由开了一笔创纪录罚单,在去年3月与甲骨文之间的官司,也在日前再起波澜。美国联邦巡回法院作出了新的判决——谷歌无法援引“合理使用原则”(fair use doctrine),因为它逐字复制了Java API,并“为了相同的功能和目的”。

  • 一场跨越8年的官司又有新动态

在1月21日因违法欧盟GDPR条例,被法国处以5000万欧元的巨额罚款之后,谷歌久违的做出了反击来自路透社的报道。本周四,其请求美国最高法院推翻上诉法院的裁定,终止甲骨文公司提起的Java版权侵权指控,认为用Java搭载的Android操作系统是受到数字千年版权法允许的。

事实上,甲骨文与谷歌的纠葛始于2010年,在当年1月,甲骨文以74亿美元的价格完成了收购Sun的交易,成功获得了由Sun开发的编程语言Java所有权,并在7个月之后完成整合的甲骨文,旋即针对谷歌Android提起诉讼,表示其有37个API侵犯了Java版权。

在其后的8年时间里,甲骨文和谷歌的官司是一波N折、你来我往,经历了不断判决——上诉——重审——判决——上诉的循环。2012年5月,陪审团认为谷歌使用了9行Java API代码构成侵权,随即,美国加州地区法院法官推翻了这一判决,称API不应该受版权保护。

同年10月,甲骨文上诉至美国联邦上诉法院;2014年4月美国联邦上诉法院判定API受版权保护,谷歌依然侵权;2014年10月谷歌不服判决,上诉至美国最高法院。

一物降一物,Java税和Android税到底谁更合理

本案在被美国最高法院发回重审之后,2016年6月美国加州地区法院在重审中认定,谷歌基于Java开发Android系统是合理的。但在21个月之后,美国联邦巡回上诉法院又双叒叕推翻了地区法院的判决,并要求陪审团确定该案的赔偿金额。

  • API到底适不适用著作权法?

在这一波四折的官司后,谷歌极有可能要面临一笔88亿美元的赔偿金,但在被欧盟罚款之后,强如谷歌也难以接受这样的结果。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这句话用在甲骨文、谷歌和一众OEM厂商之间的关系,可以说是再贴切不过了。

谷歌因OEM厂商使用自家主导的Android系统,而征收“Android税”,甲骨文则因谷歌使用自家Java开发Android系统,而征收“Java税”,不得不说是“天理循环报应不爽”。

一物降一物,Java税和Android税到底谁更合理

据悉,Java是由Java编程语言、Java类文件格式、Java虚拟机以及Java应用程序接口(API)组成,开发者通过自己写或者使用开源函数,调用行命令来让程序实现不同的功能,简而言之API就是信号旗。但是,与微信封杀抖音连接的授权API接口本质不同,由SUN开发的Java在被甲骨文收购之前,就已经在2006年宣布在GPL许可之下开源。

众所周知,全球主要国家的《著作权法》都是只保护具有独创性的表达,而不保护思想,这也就是为什么游戏圈会出现RPG、FPS、RTS、SLG等不同类型游戏的原因。因此,谷歌和甲骨文的在Java版权上的争端,最为核心的要素就是开源的Java之下的应用程序接口(API)是受到著作权保护。

一物降一物,Java税和Android税到底谁更合理

不过由于谷歌不接受GPL许可,而采用了在Java API的基础上自己写代码,来实现Android系统的功能。谷歌使用的这些API是否属于“合理使用原则”(fair use doctrine),也就成为了双方争执的核心。按照国际通行的惯例,合理使用原则的内容是允许未经著作权人许可,并不向著作权人支付报酬而使用作品,在某些情况下仍属合法。

但 “某些情况”下就是一个模棱两可的说法,谷歌阵营认为API和程序功能的表达存在紧密联系的表达,而不受著作权法保护。但甲骨文方面则表示不能因为和功能有结合,就完全放弃对具有独创性表达的保护。

一物降一物,Java税和Android税到底谁更合理

这个案子之所以如此难以尘埃落定,也与美国的司法体系有着直接的关联。作为海洋法系国家,美国的司法判决是可以成为判例,并对于日后的法庭审理产生决定性意义的。而甲骨文与谷歌之间官司,是软件行业关于著作权的第一次纷争,如果谷歌胜诉或者达成和解,意味着整个软件开发行业能够维持现状,但甲骨文胜诉的话,在开源影响下的整个业界生态模式,就将迎来剧烈的变化。从事Java开发的程序员或许需要考虑转行,已经使用Java API开发的企业,也需要考虑法律风险。

  • 谷歌不占理,但我依然支持它

在过去的30年时间里,IT行业迎来了跨越式的发展,但相关全球各国的法律法规却存在滞后性。因此,互联网社区约定俗成的惯例,在某种程度上起到了法律的作用,作为“免费”这一互联网精神的代表,开源社区某种原因上是通过免费构筑了整个网络环境的基本架构。

一物降一物,Java税和Android税到底谁更合理

依靠这些影响力广泛的开源项目(Java、Android、Linux等),社区可以鼓励某些行为,而限制另一些行为。放源码不仅带来了一个更规范、安全的开发环境,一定程度上还可以鼓励更多的开源、分享行为,甚至可以说,没有开源就没有今天的互联网世界。

这也就是为什么谷歌使用从甲骨文跳槽员工开发的9行Java API代码,确确实实属于侵权,而谷歌在未取得GPL许可就商业化Android等等明显处于劣势的情况之下,这个案子还能够反复拉扯8年之久。

一物降一物,Java税和Android税到底谁更合理

但不管如何解读,谷歌的Android其实在一定程度上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已经如此之臃肿的Android也走到了积重难返的境地,即使谷歌在2015年将Android从Harmony类库迁移到Open JDK类库,也很难解决这些历史包袱。

因此不受制于人,或者说保障自身战略能够拥有辗转腾挪的空间,谷歌也在积极准备“Plan B”,全新的Fuchsia OS就是最好的例子。在谷歌向美国最高法院提出请求之前,其从老对手苹果处找来了领导了与Mac OS 项目的高级经理Bill Stevenson,负责帮助将Fuchsia OS推向市场。

总的来说,谷歌和甲骨文这事儿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但是对于用户来说,从自身利益出发,除了支持不太占理的谷歌,也别无选择。毕竟一旦谷歌被判向甲骨文赔钱,根据羊毛出在猪身上的理论,其难保不会将向手机厂商征收的“Android税”再提高一些,而最终消费者也将会会迎来越来越贵的终端产品。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推荐阅读




版权声明:本站内容全部来自于腾讯微信公众号,属第三方自助推荐收录。《一物降一物,Java税和Android税到底谁更合理》的版权归原作者「科技美学官方」所有,文章言论观点不代表Lambda在线的观点, Lambda在线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需删除可联系QQ:516101458

文章来源: 阅读原文

相关阅读

关注科技美学官方微信公众号

科技美学官方微信公众号:kjmxcn

科技美学官方

手机扫描上方二维码即可关注科技美学官方微信公众号

科技美学官方最新文章

精品公众号随机推荐